汤加丽大胆

          汤加丽大胆 越心

          小说:汤加丽大胆 作者:阎怡木 更新时间:2020-05-07 4:3:62 源网站:新爱看书吧
            曾经南宋灭亡于草原,游牧部落征服了农耕朝代,国人被划分为四等,经历了非常混乱不幸的一百年,可明朝的建立将华夏的血性又找回来了。哪怕是土木堡之变,宁可换一个皇帝也不愿意割地求和,比清末动不动就割地赔款不知硬气了多少倍。可是就这样一个灿烂的文明却永远消失在历史的长河,接下来的那个时代华夏的科技经济发展停滞导致了积贫积弱,中英战争,甲午战争,侵华战争,就连日俄战争竟然还是在我们的土地上进行。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刘毅去过好几次,每一次都带着无比沉重的心情。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爹,爹你和大帅说说,建虏在前面设了埋伏,要引诱我军上当呢。”“笑话!黄口小儿安能知道军机大事,胡乱说些什么,莫要聒噪,回帐待着去。”“是何人哪?”刘綎紧接着走出帐外,“原来是小毅儿,怎么你爹和本帅言你昨日不慎落马,现在可好点了?”

           “会武艺吗?”

           “真的么?”妈妈低声问。

          此时韩真的队伍有马队约五十骑,步卒四百余人,声势浩大。这些人服装虽然不统一,很多人虽然穿的破破烂烂,但是所有人都是头裹红巾。这正是白莲**军的标志。

          又一个马甲与一个家丁战在一起,家丁手快一刀捅入马甲身体,马甲甚是悍勇,左手紧紧握住插在自己身体里的刀身,家丁使力竟然不能再往里深入,然后马甲右手举刀也一下捅入家丁的身体,两人就这样互相捅刺对方,缓缓跪在一起死了。

           “驾!”马队从半山腰向下猛扑下去。

           “闭嘴!现在听好我接下来说的话,你们当中是白莲力士的站到我左手边,剩下的站到我右手边。一盏茶时间内,不按规定站好的格杀勿论。”刘毅大声对俘虏道。“吼!”士兵们纷纷举起手中的兵器,恶狠狠的对着俘虏。

           写到这里作者插一个题外话,其实萨尔浒大战后世总喜欢把账算在杨镐的头上。其实作者认为这只是一小部分原因。我从三个方面简要分析:

            刘毅答道:“回老先生的话,戚家枪法乃是在军中和家父所学,可是家父在关外不幸为国捐躯,战死沙场。小子的枪法也无人教授了。”

           “大帅!大帅!”听的后面有人叫自己,却是孙尽忠的声音,他不禁疑惑地回头看去,不是让在后方领家丁压阵吗,怎么跑到前面来了。孙尽忠已经打马赶到李如柏身旁抱拳道:“大帅,请恕末将擅离职守之罪,却有紧急军情!”“有何军情?”李如柏不悦道。孙尽忠在李如柏耳边悄悄的说了几句,原来他也是为了避免干扰军心,不能将刘綎已被阵斩的事情说出来,免得扰乱行进的队伍。

           “什么?竟有此事?”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没想到程冲斗就在芜湖县城。(历史上程冲斗作为徽商子弟,确实有很长时间呆在芜湖,直到晚年才返回家乡,但具体年份已经无法考证,本文就将在芜湖的这段时间延长至万历末年。)

           啼笑皆非间,光头强、熊大、熊二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许多新面孔纷纷出现,森林的平静就此被彻底打破——出于对“神秘宝贝”的渴望,各方奋力追逐、极尽所能,然而,“神秘宝贝”究竟是什么?“宝贝”的背后又隐藏着多少故事?面临前所未见的种种状况,光头强、熊大、熊二是继续对抗?还是携手同行?在这一次的“夺宝”旅程中,他们能否以“熊兵”之势,力挽狂澜?

           “你就吹吧,不吹牛你能死啊。”洪先春不屑道。二人正说着话,一命士兵跑过来:“报!二位将军。城东海面上又过来了几艘洋船。先前炮击的洋船退了,想必是炮弹用完了回去补给了。”

            “哎,来了。”二人在刘毅的指导下挖了一个约有大半个桶深,向下倾斜约四五十度的土坑。

            刘毅大声回道:“回师傅的话,今日徒儿是专程来看望师傅,已经知会县城王嵩县令,留下副将刘金守城。我青弋新军镇守太平府,定能保城池无虞。”听到刘毅这么说,程冲斗才有转怒为喜,一把将刘毅扶起来。

            那边不远处代善一个突刺刺死一个明军,猛然看见五十步左右身着鳞甲的明军大将翻身上马,六瓣铁盔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特别是上面的那根避雷针和红缨那么显眼,这定是刘綎无疑,代善从背上拿出大弓,弓上雕着一只老虎,比一般的长梢弓稍大一点,却是去年春天围猎时,因他射杀了一只野猪,努尔哈赤特地赏给他的虎弓。抽出一支铲子箭,瞄准马上的刘綎,猛然一拉弓弦,势大力沉的一只铲子箭直奔刘綎而去,空气中好似有一股破风之声。

            此时的天门山和后世没有区别,天门山分成东梁山和西梁山,两座山隔长江相望,对江的那一面极为平整,如果你仔细看就会发现,两座山本来好似一体,然后仿佛被一道天雷从中劈开。像两个门柱一样伫立在长江两岸,所以得名天门山。

            一个家丁走过去一脚将他踢倒,军靴踩在他的胸膛之上,“狗建虏,还将军命来。”说着就要一刀结果他的性命,刘毅说道:“且慢!”“刘金,你不是会女真话吗,问问他战事怎么样了,看看是否能和前面兄弟说的印证。”

            这边刘毅回到家中,对刘金陶宗和福伯说了今日白天的事情,并将身上的会票全部放在房间的暗格之中,并且去柜坊兑了几百两现银,给了三人,三人坚持不受,但刘毅还是让他们收下,毕竟地方卫所军中也需要用钱,福伯这么多年看家也很辛苦。

           说着说着我自己都带着哭腔了。

            后金的箭支也很有讲究,一般分为披箭,刺箭和哨箭。披箭种类繁多,特点是箭头形式多样,箭头重射程近,一般只有五十步,但是三十步内杀伤力大,一般常用的月牙披箭和铲子箭,无论射到躯干还是四肢都能让人快速失血从而失去战斗力,因为创面太大,很难医治。而刺箭箭头细长,开有三棱或四棱血槽,形状类似于后世的穿甲子弹,顾名思义是穿刺所用,可在八十步内破甲,五十步内可破双层甲,三十步内能射穿后期巴牙喇兵的三层甲。而哨箭类似于中原的响箭鸣笛,一般用于传递讯息和训练之用。

           “李尚书这话什么意思?”王绍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自己卖官确实是真事,这全国各地地方**的大小官员,有很多都是给他王绍徽送了银两才坐到这个位子的。王绍徽甚至在府上明码标价。县令五千两,知府一万两,巡抚五万两等等。可没想到两淮和陕西那帮饭桶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这要真给御史参一本自己吃不了兜着走。但是看李春烨这云淡风轻的样子,莫非他有什么法宝不成?

            这下好了,两个衙役看见刘毅在怀中摸索一番竟然两手空空如也。立马是变换了脸色对他道:“小子哎,衙门乃官府重地,不是闲杂人等能随便来的地方,赶紧走,别在这里碍事。”

            这些党派纷争带来的恶果是,这些人只顾党派和个人私利,不顾国家死活,为了反对而反对,崇祯朝每年税银不过三百万辆,李自成进北京之后搜到的皇家库银不过区区十三万两,没想到拷饷的时候随便查抄一个大臣,哪个家里不是数十万两白银。

            另一方面利用蒸汽机打造冲压铜钉和铁片,制作棉甲和鳞甲的速度不断加快,到了月底六百新军已经全部着甲,枪兵,火铳兵全身双层棉甲带六瓣笠形明盔,骑兵外罩棉甲,内衬鳞甲,头戴钵胄盔,带上铁臂护手。刀盾兵也是全身鳞甲外罩棉甲,因为他们冲在整只队伍的第一排,所以每人的单兵防护做到了极致。他们的藤牌上更是蒙上了一层牛皮并且钉满了铜钉,虽然重了不少,可是这样的藤牌就算是建虏的月牙重剑十几步外都射不透。可以想到建虏要想冲进十几步的破盾射程内,在火枪的打击下要付出多少人命。

            “多谢将军,其实韩真这支人马并不是今年才出现,早些年马仁山就有盗匪啸聚山林,但是当时他们人少,而且战斗力不强,对官军也没有太大威胁,更别说威胁繁昌县城,我们打过几次,打一阵就会老实数月时间,事情起变化还要从今年说起,这个韩真其实是白莲余孽,宿州府人氏,两年前徐鸿儒被扑灭之后白莲教余孽被打散,在山东,南直隶都有活动,这个韩真隐性埋名和一部分宿州籍贯的白莲教徒回到老家,年初杨从儒造反之后又跟着他,杨从儒败亡之后,他带着剩余的马贼步贼约一百余人在荻港渡口悄悄过江,来到了马仁山一带,兼并了马仁山的盗匪,又有一些活不下去的苦哈哈前去投奔,结果他自称小汉王,拉起了一支近三百人的人马,打家劫舍**商队。”

            错过的人与事,不必频频回首;结痂的疤痕,无须反复触摸。

            “末将在!”四人同时插手应道。

            巴尼、圣诞和阴阳等人这回对上了“敢死队”的另一元老康拉德·斯通班克,多年前走入歧途的康拉德成为心狠手辣的军火贩子,也因而成为巴尼受命铲除的头号目标,但巴尼万万没想到的是,并没有被他刺杀成功的康拉德卷土重来,并誓死歼灭敢死队。面对这个昔日梦魇并空前强大的恶势力,一向出奇制胜的巴尼招募一批年轻力盛并具有高科技能力的新生,一场新旧对决的史上最强浴血大战就此展开……

            一行三人辞别了李如柏和杨镐,在刘金的带领下一路南下,他们准备在京郊安葬好刘招孙,再沿着京杭大运河乘船南下,至应天府转道回太平府老宅。后来他们才知道,杨镐回京之后提交了战报,万历皇帝阅览后龙颜大怒,东林党以御史杨鹤为首铺天盖地的弹劾奏折差点将杨镐淹死,皇帝将杨镐下狱革职查办,杨鹤等人请斩,但因为辽东军斩杀了一个梅勒额真又将刘綎的尸首夺回。故免其一死押入天牢。又将李如柏罚俸降职,仍命他为辽东总兵,驻守辽阳防范金国。

            阵中几个原来跟随吴斌的老兵叫道:“大人为何不救吴把总?”

            每一个懂爱的人,都会遇到一个不懂爱的人。

            “大帅!大帅!”周围家丁无不悲愤大哭,刘綎的坐骑也仿佛有灵性一般,走到刘綎的尸身前不住地嘶鸣。刘招孙将刘綎尸体背起,嘱咐刘明将尸身用绳索绑在马上,然后翻身上马对刘明道:“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快走!我们突出去将大帅的尸身带回去。”

            看着妈妈被调戏,我火往上冒,想冲过去,突然看见不远处一个黑人大汉拿着棍子在巡逻。

            一般官场之人说话都讲究一个含蓄,这么多周之翰的上官在这里都分润了这份功劳,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情,但是陈严龄作为太平府的**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表扬了周之翰,等于是给足了周之翰面子,虽然他已经提前收到风,周之翰要接任他的位子,但他现在不说,而是夸奖周之翰等于是在自己这帮老班底面前力挺了周之翰一把。

            侵泡过眼泪的微笑最美丽,体味过挫折的成功最可贵。

            三人缓缓来到芜湖城墙东南角的金马门,刘金说道:“以前没有这座门啊,恐怕是新建的吧。咱们就从这里入城吧。”

            “遵命,老大人硬朗。”周之翰赞道。虽然他们属于不同的派系,但是周之翰对有风骨的人还是不吝赞赏的。

            “什么,萨尔浒大战?”

            “师傅!”刘毅大喊道。程冲斗愣了一下,猛然抬头,惊喜的发现竟然是刘毅。“毅儿,你,你怎么来了?”程冲斗激动地说道。

            “大人高义,本将佩服。”黄玉也在一边接口道。在黄玉心里,自己不用出钱还能扩军,这是好事啊,谁不希望自己的手下兵强马壮呢,何况这些兵马还不用自己操心。

            “启禀大人,小的叫鲁超,是这军器局里的火器匠人。大人应该知道,咱们应天府的衙门除了兵部和吏部有那么一点点权力之外,剩下的各部纯属就是个摆设,咱们军器局隶属于工部,这应天府的工部不就是个养老的地方,上面怎么会给咱们派活下来,戚帅在的时候咱们的爷爷辈,老爹辈倒是还能给戚家军打制火器,这戚家军现在没了,南边又没什么战事,再说咱们南边制造的鸟铳北兵不爱用,这没活干就没钱,弟兄们只能自谋出路,在外面接点私活养家糊口,咱们都是代代相传的手艺人,祖祖辈辈在这军器局待着,除了会制造兵器火器也没别的手艺了,穷困潦倒只能混沌度日,所以刚才才冲撞了大人。”叫鲁超的胖子答道。

            阿楚躺在地上大口吐着血块,此时的铳弹为铅制,没什么穿透力,打在人体内会四散裂开,搅烂内脏,再加上此时的世界医疗技术落后,不仅仅是躯干,便是四肢中了铅弹恐怕也会截肢,然后因为伤口感染而死,基本上可以说是没什么活路了。

            所以程冲斗立刻下马,刘毅也跟着他的动作一起下马,二人望北而拜,过了好长时间程冲斗才起来,牵马步行入城,又去衣店买了白色马甲套在衣服外面。

            每一个懂爱的人,都会遇到一个不懂爱的人。

            他心道,“终究还是逃不过历史的宿命,只怪我的力量太渺小,什么也做不了,如果我能活下来,我一定要有一番作为,避免先民遭遇厄运。”

            刘金双刀并举架住壮达自上而下的一刀,一个飞踹将壮达踹倒,趁壮达看到阿林保被杀一愣之际,一刀结果了他的性命,壮达倒地往前爬了两下便一动不动死了。刘金走过去将他反过来,拔出胸口的解首刀。和刘毅对望一眼,两人就像被抽了脊梁骨一样,浑身大汗,瘫倒在地。

            “大人,其实不是末将在北地获得了什么消息,末将也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只是这天下大势想必大人也有所察觉,自魏忠贤掌权以来,朝廷越发的**,党争不断,这些党人为了反对而反对,经常是不顾朝廷和百姓的利益,阉党买官卖官,这些买官的人上位之后又要从百姓头上将钱挣回去,百姓生活越发困苦,圣上登基以来,各地大小起义不断,去岁福建又有郑芝龙作乱,大明外忧内患,诸葛武侯有云,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末将自然希望大明风调雨顺,然如今这天下。。。”

            “得令!”

            我大感受伤,赌气坐到另一边角落去。

            “刘将军,可别再叫我毕大人了,某现在没有官身,不过一个山野村夫罢了,咱们还是直接去吧,看不到刘将军所说的新鲜玩意,毕某寝食难安啊。”毕懋康道。

            “什么?竟有此事?”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没想到程冲斗就在芜湖县城。(历史上程冲斗作为徽商子弟,确实有很长时间呆在芜湖,直到晚年才返回家乡,但具体年份已经无法考证,本文就将在芜湖的这段时间延长至万历末年。)

            金兵壮达杀了一个家丁之后,鲜血飞溅到他的脸上,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飞到嘴边的人血,野性迸发,反手一刀劈断了旁边一个家丁的马腿,马上的骑士被掀翻出去,倒下的战马正好压在他的身上,将他压得肋骨尽断,口喷鲜血而亡。

            我的心也同时碎了,龙青山在妈妈的心目中果然占有不可替代的位置,几乎就是她的全部。如果说刚才犬国人只是脏了妈妈的身,龙青山的龌龊行则是彻底地伤害了妈妈的心。

            步卒们这才反应过来,开始慢吞吞的移动脚步。前方的阵地上布满了死人死马,满地的碎肉,还有士兵濒死的哀嚎,手上的士兵们捂着自己的断手断脚在地上翻滚呼嚎。

            杨镐也是含笑点头此子十岁就能说出如此大道理,比朝中那些整天之乎者也的御史言官们不知强多少倍,当下也是面露欣赏之色:“好,本经略先行做主,随后再到兵部备案,本官赏你白银五千两,听闻刘招孙刘千户阵亡,你家传兵器也不知所踪,你可去武库挑选一些上好兵器,另外本官赏你一套本官私人珍藏的鱼鳞叶明甲,你成年后便可穿戴,此甲是兵器局精心打致,本经略出征之前从兵器局主事那里讨要而来,便赠与你吧。希望你长大成年后能为国杀敌。”

           水师纪要载,郑芝龙的船只大多是从事远洋贸易的大型洋船。这里洋船指的是从事远洋贸易的帆船,在外文文献中也被称为戎克船,泛指中国帆船。这种船只制造精良,体形硕大。据巴达维亚城日记记载,天启五年一月二十四日,一艘驶往巴达维亚的中国帆船途经台湾,其载重达到六百吨,乘员达四百八十人,排水量更是一般明军小型战船的数倍。

           “呵呵,这些都是徽商总会的商人们送的,劳军所用。”刘毅答道。

           没想到这五个人平时在演武场中关系要好,他们闲暇时间求着教头给他们讲解戚家军的阵法,对此也小有心得,五个人经常偷偷的练习。此时在演武场上竟然列成了小三才阵。只是没有狼筅只能先用长枪代替了。中间一个身高力壮的长枪手,左右各一个红缨枪,最两边是两个刀牌手。成箭头型对着刘毅。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河北征兵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汤加丽大胆,汤加丽大胆最新章节,汤加丽大胆 新爱看书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