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征兵

字:
关灯 护眼
河北征兵 > 放开那个受 > 第84章 放开那个受

第49章 放开那个受

不想错过《放开那个受》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没错,看来你有些本事。”鲁超一眼能认出掣电铳,刘毅也是心下满意,看来这个胖子有点手段。
  第五小旗由会一些骑术的吴东明率领,下辖十一人,由农家子和子弟混编构成。刘毅将刘金和陶宗的战马暂时调拨至第五小旗以做到第五小旗人人有马,然后由刘金带队训练他们马术,三个月时间不求能做到多好,只要能在马上能用骑枪冲刺,能用马刀劈砍就行了,这十二人全身棉甲,除了冷兵器以外还配发单眼铳一只,填好子药,在战场上打一发就可以丢掉。刘毅从吴斌那里求来十二顶钵胄盔给他们带上。这个小旗作为游骑队。
  刘毅脱下六瓣盔,虽然天气较为寒冷可是他头上还是冒出了阵阵白气,擦擦汗水对吴斌和赵林道:“二位将军,请去营房歇息。”说完领着二人去了营房。
  师徒二人说完,刘毅便开始了练习,程冲斗给他定的任务是,每日上午练习枪法,下午练习刀法,然后每天要绑着沙袋横渡青弋江,再者晚饭后还要练习拳脚功夫。可以说把刘毅的日程排的满满。
  “何谈功劳,此次两县官军几乎全军覆没,仅余我数十人,功劳都是弟兄们的。”
  旁边几个亲兵咔的拔出腰刀,李如柏大手一挥住众人。抚须哈哈大笑道:“好小子,这是哪门子功夫,出手这么快,老夫这一招鲜有失手,竟然被你这么快制住,不错,你很好。”
  吴斌点点头:“闫百户请继续说。”
  三人来到江东门外的私人马店,店主迎了出来,“各位客人是要买马吗?”
  “嗯……”我大感动,妈妈总算还记得我啊,我道:“卓姐姐,你放心,你儿子要是知道你心里还记挂着她,一定会很高兴、很开心的。”
  刘毅将阮星翻转过来,俯卧于自己屈膝的大腿上,用力按压背部,阮星的嘴里有一些水流出,然后又将他翻回正面,捏住阮星的鼻子,一手捏开他的嘴,然后深吸一口新鲜空气,对着阮星的嘴就吹了下去,如此循环了多次,旁边的人都看得不明所以,有的老夫子更是直摇头,这男男亲吻成何体统。
  旁边一个年纪稍长的衙役拿起杀威棒就要打向刘毅,说时迟那时快,刘毅在战场上练得反应岂是这普通衙役能比,向左一侧身让过**,一个垫步飞踹将这个衙役踹倒,啊的一声,衙役往后退了好几步,撞在墙上龇牙咧嘴。“他妈的反了反了,老子宰了你。”另一个衙役举起杀威棒就要打下去。
  明政府也有官员登上了郑芝龙的战船,并将其武备记载了下来:“阅其战舰,坚原如铁城,每船可安置大铳二十四位。”按上述史料记载,郑芝龙战船的双层甲板均装备带有环栓能够拖动的火炮,其一艘战船上就配备了二十四门红夷大炮,而当时明军的战船上至多也只有六到八门,郑芝龙战船上的大型火炮数量是明军的三倍以上,这使得明军水师在面对郑芝龙的舰队时很难有抵抗的能力。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阮辉拍了拍手,后面几个家丁抬上来一个红漆木大箱子,上面盖着红布,阮辉站起身来打开红布,然后先开箱盖,里面刺眼的光亮一下闪到了程冲斗和刘毅的眼睛。定睛一看竟然是满满一箱黄金。
  “打中了!”刘毅欢呼道,刘金和陶宗也在后面拍手道。
  步兵们本来就人心惶惶,他们已经在私下传播三路大军败亡,杨督师急令撤退的消息,又听见大帅让大家加快速度,跑步撤退。更是印证了这种猜测。大家不敢多想,都是默默跑步前进,又有几个中军官骑马奔驰在侧,马鞭打的啪啪响,不许军士交头接耳。
  在正月大考之前,朝廷总会有各方大员派出随机抽选巡视天下施政利弊,这是从太祖朱元璋起就定下的规矩。也是为正月大考打下基础。北地由京师选派大员,江南则由南京六部尚书巡视,张鹤鸣已经于上月巡查江西两广,正好回应天府的途中路过太平府,听周之翰说太平府今年编练新军颇有成效,便顺道来巡视一番,如果新军训练得当也是自己的政绩。
  “他杀过金兵?”
  “正是,小人姓马名精良,正是徽商演武场的子弟。”“好,可塑之才,过了。”晋军说道。
  只见一个充当主持的教头走出来面对大家,抱拳说道:“感谢各位光临,演武场一年的训练,子弟们也小有所成,这和知县大人还有两位百户等各级官员的政策扶持还有徽商总会和各大家的钱粮支持是分不开的,某在此代表在场所有子弟感谢诸位。”他一说完,后面两百余子弟一齐抱拳拱手道:“感谢诸位!”声势惊人。
  代善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听刘招孙又道:“而今天朝发兵四十七万,兵分四路攻打赫图阿拉,集全国之精锐讨伐尔等,尔等此时不降更待何时?”
  这几天杨经略的火气很大。自从知道三路大军一路接一路的败报之后,只几天沈阳城内陆陆续续也来了零零散散数千败军。每支败军的说法都不太一样,有说金军发兵数十万的,有说路上遇到飞沙走石的,甚至有人说金兵有一支刀枪不入的铁甲卫队,冲阵厮杀无往不利。其实杨镐心里明白,这不过是败军之将的推脱之词罢了。金兵也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没理由就比明军能打。
  
  刘金令道:“长枪,刺!”几十步的距离游骑队瞬间杀到,手中长枪刺出,立在马上的贼兵纷纷被刺中身体落马。游骑队的战士们纷纷抛弃手中长枪,拔出马刀,将摇摇晃晃站起来的马贼劈翻。刘金三刀劈飞三颗人头,大呼道:“痛快,某好久没打过这样的仗了。转向,回本阵。”虽然被飞雷炮的威力震惊,但是骑兵们得益于平时的训练有素。还是听令转回了本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