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女佣小游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和张鹤鸣还有传旨太监寒暄了一番,陈严龄请他们去当涂城中最大的酒楼接风洗尘,一大群人乱哄哄的往酒楼过去。刘毅追上传旨太监手中变戏法似的变出一张会票塞到太监的手里,太监偷偷瞄了一眼,竟然是一百两。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连连夸赞刘毅少年英雄。

几人马不停蹄,三人六马急奔一天竟然在第二日中午就赶到了休宁县,休宁县位于皖地南部山区,是一个小县,全县人口不过十万,因为处在黄山脚下,县城地势崎岖,城垣破旧年久失修,但刘毅他们却并不进城,而是来到县城东南十五里的程家村,师傅在信中已经说明他回老屋居住,过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日子。

好几次刘毅都想一屁股坐下来,可看看师傅凌厉的眼神,想想自己的抱负。有时还能触动他前世作为共和国军人的那股荣誉感和不服输的精神,硬是咬牙坚持。日子还是那么枯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师。

这时程冲斗才拱手对大家说道:“大家请安静,确实刘毅是老夫的爱徒,他刚才说的也都是真的。”程冲斗在太平府德高望重,他都发话了那还能有假。

吴斌被摔的七荤八素,刚坐起身来就看到闫海扑倒,他踉跄几步冲过去将闫海翻过来:“闫百户!闫百户!”闫海双目紧闭没有应答。一个总旗跑过来拽起吴斌,“将军速走!”吴斌刚一站起身就听见山坡上轰隆隆的声音。

铁门无声地开着,后面黑洞洞的,象一张猛兽张开的大嘴,我和妈妈面面相觑,都说不出话来。

一行人来到了设在郊外的新军训练营,现在刘毅因为编练新军,人多了,装备也多了,训练之时有诸多不便,所以早在年初便在城南凤凰山一带兴建新的军营,将原来城外的驻军营拆除,在原址上进行扩建。一月时间便建成了一个占地五百亩的大军营,除了用作营房的土地以外,大部分都是各种训练设施。有靶场,有骑兵训练场,有步兵训练场,有黄土铺成的跑道给士兵们跑步训练体能之用。还有综合场地,这综合场地也是刘毅鼓捣出来的新玩意,麾下将士们第一次看到时也是大为惊奇,这场地之中挖有大水坑,有泥巴地,有用土堆出来的小山包,还有用青砖砌成的仿芜湖城墙一面,长约百步,宽十几步,完全仿造芜湖的城墙。还有拒马,木质的磨掉尖头的蒺藜,麻袋装土和破旧的战车堆在一起形成的障碍等等等等。却是用来训练新军对于各种地形各种战术的应变能力的。

刘毅听完好半天合不拢嘴,竟然给自己开了个作坊,那自己现在不是老板了吗?真是世事如棋,太过奇妙。随即反应过来对阮星说道:“这使不得,用你们的渠道销售,利润却是我一人独得,这不公平。”

“所到地方但令报水(即通报官府踪迹),而未尝杀人。有彻贫者,且以钱米与之。”他至天启七年已有船七百艘,由于明朝实行海禁,视其为非法,更诬蔑其为海盗,许心素建议荷兰东印度公司联手打击郑芝龙,但东印度公司未允,明廷随即命令福建总兵俞咨皋领兵进剿,但是郑芝龙兵强马壮,不仅官军进剿不成,反而被郑芝龙从台湾和海上调来的水陆两军打的抱头鼠窜,福建铜山城,俞咨皋麾下游击卢毓英和都司洪万春领兵三千在铜山城被郑家军团团围住,海面上郑芝龙舰队的数艘洋船排成一列,船上的大炮朝着铜山城全力射击。

这时刘毅才仔细看清来人的模样,来人三十余岁,国字脸,下颚一抹长须,宽鼻阔口,丹凤眼细长,倒是有点像后世的电影明星XX雷,一身大明山文甲,胸口好大一个护心镜,腰系虎头护腹和紫云报肚,头戴一顶钵胄铁盔,盔顶还飘着一束红缨,甚是威武。

刘毅看看吴斌,他被阉党排挤的事情刘毅也有耳闻,此时再见吴斌发现他的眼神中有一股不知名的疲倦,看来朝中的党争也已经蔓延至地方军中,吴斌现在在芜湖县城内仅能指挥的动一个总旗的兵马,他本身又是职业军人,不知道其他的发财门路,更不喜欢贿赂上官那些官场门道,自然也争不来军饷,争不来军饷部队就没法扩编,现有的军饷发给下面还略显不足,吴斌自己上个月都没有领饷银,而是将自己的饷银发给了下面。哪有一点把总的样子。刘毅心下只能亲叹,也罢,自己就来做这个雪中送炭的事情吧。

头领一看这种打法,身上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连忙向后急退,一边还想用短棍格挡,虽然往后退了几步卸掉了大部分的劲道,但是当棒头点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还是感觉自己身体轻飘飘的好像飞了起来,然后砰的一声重重落地,喉咙里一甜,喷出一股鲜血。不可思议的望着刘毅。

“你什么要这样做?花一大笔钱就了保护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妈妈对我缺乏信心基础。

这才会出现明朝末年除了关宁铁骑,全国都没有成建制的骑兵,李自成为什么能屡屡逃跑成功,也是因为官兵没有强大的骑兵部队,无法追击达成歼灭,每次都是击溃,过不了多久流贼整顿一下又是几十万人杀回来,循环往复。

张鹤鸣放下茶杯,清清嗓子道:“诸位,肃静!”大堂之上忽然一下鸦雀无声,众人纷纷回过神来,抬头看着张鹤鸣,等待他讲话。

王绍徽接话道:“谁说不是呢,这帮贼子可恨该杀。本官近期收到密报,御史袁鲸准备在月底大朝时弹劾本官鬻官卖爵,简直是一派胡言。还要把陕西大旱,地方官府处置不力,激起民变的责任算到我头上,特别是两淮加盐税的事情,那边闹得厉害,竟然有人聚众起事,袁鲸竟然要弹劾我用人不察,买官卖官,尽用废物督导盐税,激化民变。李尚书你也知道,今年以来,辽事更坏,皇上给辽东的辽饷已经加到一千万两,就这样还是连番失地,现在国库无钱,山西和南直隶的事情如果不能解决,朝廷不仅不能收上钱来,还要赈济灾民防止激起民变,皇上的性子大家都知道,真要是追究起来恐怕厂公也保不住我,如果东林趁势一击,恐怕厂公这边。。。前些日子辽东又是大败,如果东林那帮人继续往下咬,恐怕李尚书你这个兵部尚书也是前途未卜啊。”生怕李春烨又要耍滑头,王绍徽把李春烨自己也给算了进去,言下之意就是,几个尚书我一个个拉票,你李春烨在六部当中仅次于我,你要是不投我一票在边上缩着不说话,我就得拉着你垫背了。

另一方面利用蒸汽机打造冲压铜钉和铁片,制作棉甲和鳞甲的速度不断加快,到了月底六百新军已经全部着甲,枪兵,火铳兵全身双层棉甲带六瓣笠形明盔,骑兵外罩棉甲,内衬鳞甲,头戴钵胄盔,带上铁臂护手。刀盾兵也是全身鳞甲外罩棉甲,因为他们冲在整只队伍的第一排,所以每人的单兵防护做到了极致。他们的藤牌上更是蒙上了一层牛皮并且钉满了铜钉,虽然重了不少,可是这样的藤牌就算是建虏的月牙重剑十几步外都射不透。可以想到建虏要想冲进十几步的破盾射程内,在火枪的打击下要付出多少人命。

那些女的有的是哭哭啼啼的,显然是被陌生人捉住交合,心理上十分害怕。

“大人!末将不辛苦,积匪未剿,府内未安,末将不敢懈怠。”刘毅躬身道。

刘毅心中却是**一般,他早已知道这个结果。随后他好似下定决心一般,回头对众人说道:“各位兄弟,几路大军虽已败亡,李如柏将军那一路也生死未卜。但我作为刘招孙的儿子,我意已决,我去抢回父亲和大帅的头颅,我不能让爹和大帅死了也无法安息,即便我不能成功,我也要全力以赴!”

妈妈没有答话,放尿到了尾声,括约肌一张一缩的,把膀胱里余下的尿液尽数撒在我背上。

“什么,每月十两,包吃包住?”

故事发生在盛唐时期的长安城,白乐天本是朝廷要官,却为了收集写诗的素材而甘愿被贬为起居郎。长安城内连连发生离奇的死亡事件,就连当今圣上也难逃厄运离奇身亡,这一切都和一只神出鬼没的妖猫有关。日本僧人空海本为了替皇帝解咒远渡重洋而来,却和白乐天意气相投,两人决心携手调查案件真相。

至于毛文龙这个后金背后的钉子,不时出兵骚扰金兵侧翼,后金的军队因为缺少足够的海上力量,只好眼睁睁的看着毛文龙打了就跑,毛文龙每次派兵千人,分成数队,专挑金兵薄弱的地方还有后勤营地粮草仓库进行偷袭,有所斩获之后立刻撤退至海边,然后分批上船撤到皮岛,这种游击战术让金兵非常头疼。

“不敢,我二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二人抱拳答礼。

刘毅的声音让大家振聋发聩,一番话说完所有子弟还有军官们都羞愧的低下了头,平时他们还有点看不起农家子,认为他们不过是扛着锄头的农民,怎么能打仗?可是没想到在上官的眼中自己连农家子都不如,连简单的令行禁止都做不到。

这边家丁也射出一轮箭,但他们虽然人多,准头却不如金兵,再加上渔猎民族的骑术高明,在马上辗转挪腾,家丁们一轮箭雨过去,只射翻了两个马甲,壮达眼中露出残忍的光芒,在他看来,数万明军都被他们大金击败了,眼前的人马不过是待宰的羔羊而已,五十步对于骑兵部队来说瞬间即到,双方舍弃弓箭,两支人马轰的混战在一起,壮达的斩马长刀一刀劈飞一个家丁的人头,马快刀快,以至于那个家丁都没反应过来便感觉自己好像飞了起来,接着两眼一黑陷入无边的黑暗之中,无头的尸身被马匹驮着奔出去好远才栽倒下来。

那边的战斗也快结束了,家丁们又死了六人,剩余五人将壮达团团围在中间,刘金策马过来,因为他做过军中哨探夜不收,所以会一些女真话,当下和壮达说道:“可敢下马步战?”

“爹,大帅,这是陷阱,不能去啊!”“帐外何人喧哗?不知道军营之中无故喧哗要杖责三十吗?”刘綎虎目一瞪道,刘招孙侧耳一听,这不是自己儿子刘毅的声音吗,这个臭小子,昨天因马术不精湛落马昏迷了一天,今天又给自己惹什么事。刘招孙大步走到外面,“军营之中喧哗,成何体统!”刘招孙责备儿子道。

步卒也被巨大的爆炸声震惊到,纷纷停下了脚步。

刘毅抬头对刘金,刘宝说到:“金哥儿,宝哥儿,我想一个人待一会,你们去帐外吧。”“好吧。”刘金,刘宝转身出了营帐。

周之翰缓缓道:“那吴将军可有良策?”

明明兵甲不齐,补给不济。杨经略本就不是带兵的好手,搞后勤倒是尽显霹雳手段。浙党,东林党,齐党,楚党。党争就这么重要吗,非要把杨经略推成一军主将。杨经略兵事不通,这种情况下怎能分兵,当合成一股拳头,步步为营,一线平推到赫图阿拉,自己也曾苦劝,然杨经略说朝中诸公,甚至是圣上都在急切盼望咱们打个大胜仗呢。可这地形不明,敌情不明,仓促之下怎么出兵,又焉能不败啊。大哥阵亡二十余年了吧。我也已经六十有六了。要是大哥还在该多好啊,不用旁人,就咱们李家军打败建虏也是等闲啊。罢了,撤吧,要不朝中那些闻风而动的御史言官又要弹劾我不听将令,私自领军之罪了。真累啊,打完这一仗我要向陛下进言告老还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