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剑网三论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地踏步!”刘毅命令道。

太平府这边也是这样,周之翰因为是清流所以五年无法升迁,一直都是芜湖县令。而黄玉积功成为了副千户。地方上因为前有山东徐鸿儒白莲教起义,后有安徽杨从儒起义,因为阉党和东林党的党争和地方上吏治混乱而产生的大小规模农民起义不断,现在南直隶境内盘踞着大小数十股分不清是流贼还是义军还是盗匪的兵马。所以南直隶的卫所兵军制进行了调整,将应天府附近几府的兵马编成南京京营。

刘毅也回到营房将掣电铳拿了出来回到了校场之上。然后接过火药和铅子,将五个子铳装填好。为了保证气密性,刘毅在子铳铁管的周围包上了一圈丝绸,这样会塞的更严实,然后留出一个粗线头方便射击完了之后将子铳从膛内拽出。

他手中一杆亮银枪分出几朵枪花,逼退一个金兵马甲,猛然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刚才将三眼铳手劈死的那个金兵分得拔什库,不禁大喊一声催马挺枪便刺,分得拔什库来不及格挡被一枪刺穿胸膛,惨叫一声倒地而亡。

看到活动安排,妈妈眉头紧锁,不安的申请溢于言表。

多年以后门房老伯老态龙钟的时候还在对别人提起,如果你非要问我青弋军是哪天成军的,我看不是在天启年间,而是在万历四十七年的夏天,那天虽然没有青弋军的名字,但是有了青弋军的精神。

刘毅抬头看向吴斌身后,却是一个身着棉甲,头戴钵胄盔,腰间挂着军牌的军官。“敢问这位是?”刘毅问道。

做人要有自己的脾气,适当放高姿态,所谓温柔,不过是看用在谁身上。

周围杀声震天,刘綎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污,一跺脚:“损兵折将,老夫有何面目回去面见杨督师。”这边刘招孙带着几个将士冲杀一阵,过来与刘綎汇合,将气喘吁吁的刘綎扶上马,自己也准备上马撤退,能骑马的家丁们渐渐聚拢准备突围。

身后几个武将皆是拱手道:“参见经略大人!请大人责罚!”

三人缓缓来到芜湖城墙东南角的金马门,刘金说道:“以前没有这座门啊,恐怕是新建的吧。咱们就从这里入城吧。”

导演: 斯蒂文·S·迪奈特

毕懋康点点头赞同刘毅所说,“那刘将军认为不能击发是为何。”

眼见西岗上的明军鱼鳞阵渐渐稳住,代善扭头唤到:“阿克墩,阿林保!”身后十几员战将中上前两人躬身道:“奴才在!”这两人身材矮壮,一个留着金钱鼠尾,一个是个光头,身着仿明军的棉甲,红色的棉甲镶着白边,两人皆未戴头盔,显得孔武有力,目露凶光。却是代善属下镶红旗第一,第二甲喇的梅勒额真,光头的叫阿克墩,另一个叫阿林保,是镶红旗中有名的勇士。

“也罢!”李如柏长叹一声,“难得你有如此孝心,本帅向来敬仰英雄,你父亲为国捐躯不得全尸,老夫便给你纹银三千两,厚葬招孙将军吧。你取得战功,再加上招孙身死,到时候朝廷兵部必然也有封赏下来,虽然你年纪太小没有官身,但是上面会给你折成赏银和抚恤银,老夫便将你的事情写在军报之上交给杨督师,想必朝廷不会亏待了忠勇将士,你拿着这些钱也能衣食无忧了,如果你想投军可以随时来辽东找我,老夫说的话不变,你若成年便给你把总的位子。”

“呵呵,呵呵,这个小刘兄弟,某惭愧啊。”

“我想要的地皮是采石矶中圩洲。”这采石矶中圩洲乃是当涂县所辖在长江中的一块很大的江心洲,在芜湖这一航段处于非常重要的战略地位,洲上有瞭望台和炮台,并有一个总旗的驻军,因为中圩洲的挤压,长江在这一段被分割成两个较细的支流,可以说中圩洲正好扼制住了长江在太平府这一段的咽喉,如果北方有军队要从这里进攻江南,那么中圩洲就是南岸的桥头堡,长江水师可以以中圩洲为基地,死死卡主北方军队南进的道路,所以中圩洲历来是军事要地,上面只有几个小渔村,土地划归军用是不对外出售的。

“咱们现在在辽东?萨尔浒大战?”刘毅吃惊道。

身后几人正是他的二弟郑芝虎,三弟郑芝豹和四弟郑鸿逵。

“一定一定。多谢二位大人。”刘毅躬身道。

在开学的第一天,高三(1)班苏萌萌上学时,发现校门口附近有一个身高180左右的帅哥正搂着妈妈不肯放手,不禁脱口笑他“妈宝”。这个“妈宝”男生温柏欢是一名转校生,老师安排他和苏萌萌同桌……一次考试中,温柏欢抢夺了苏萌萌第一名的霸主地位,因此苏萌萌心情低落。隔壁班的男生在这时给苏萌萌送来了生日礼物,温柏欢突然霸气出现,代替苏萌萌拒绝了隔壁班的男生。其实苏萌萌一直惦念着儿时的玩伴阿诺,而苏萌萌并不知道她日夜牵挂的青梅竹马就是转校生温柏欢……

刘金说道:“他娘的也没留一个活口,也不知道前方战事如何了。”忽然他一拍脑袋,刚才那个跑回来的明军呢,原来跑回来的两个明军被射死了一个,另一个吓破了胆躲在旁边一个石头后面瑟瑟发抖,两个家丁将他架了出来。

刘金令道:“长枪,刺!”几十步的距离游骑队瞬间杀到,手中长枪刺出,立在马上的贼兵纷纷被刺中身体落马。游骑队的战士们纷纷抛弃手中长枪,拔出马刀,将摇摇晃晃站起来的马贼劈翻。刘金三刀劈飞三颗人头,大呼道:“痛快,某好久没打过这样的仗了。转向,回本阵。”虽然被飞雷炮的威力震惊,但是骑兵们得益于平时的训练有素。还是听令转回了本阵。

那个红衣女郎仍然腻在我身上,我急中生智,抱着她迎向妈妈,故意高声道:“呵呵,好啊,甜心,我们来玩个4P如何?”

那日之后,赵林再也没有来过,刘毅也是安心训练。校场之上每日都能听到阵阵喊杀之声。

这天刘毅照常带领第四小旗的士兵们训练,现在的火绳枪装填速度慢,准头又差,只能是采用三段射,但是和神机营的又略有不同,刘毅采用的是日军的三段射,日军的三段射比神机营的先进之处,日军的三段射是一人一枪,每个人只负责自己的枪,自己装填自己射击,这个就比神机营的高明了一些,神机营的三段击准确说应该叫火铳传递三段击,第一排射击,后两排装弹,这就带来一个问题,战阵之上往往第一排都是打的比较准的士兵,后两排射击水平要差一些,但是装填很快,如果单纯射击来说,每三个人一个小队各司其职,效率很高,但是如果某一排的人遭受了伤亡,那么整个队伍的射击节奏就会被打乱。

此时天气寒冷,哪来的什么燥热,分明是年轻的皇太极第一次领兵与数倍于己的大明正规军作战,紧张罢了。此时的皇太极刚被封为四贝勒不久,年纪轻资历浅,后金内部也是有很多人不服,所以他更想打一个大胜仗证明自己不愧是努尔哈赤的好儿子。

袁崇焕也想效仿戚继光打造一支袁家军,可是他忽略了,他朝中可是没人啊,不仅没人,还有一大群魏忠贤遗党想要至他于死地。果然最后是魏忠贤遗党王永光、高捷、袁弘勋、史褷等人想趁机给魏忠贤报仇,以擅自与后金军议和、擅杀毛文龙两条罪名定袁崇焕死罪。

“瞎了你的狗眼!”陈宝骂道。“算了,不得多事。”刘毅一把将陈宝拦住。“你起来吧,我有几句话想问问你。”刘毅说道。胖子拍拍身上的灰站了起来。

宽奠大营,刘毅激动的对刘金说道:“金哥儿,父亲把我留在这里,但前方凶险啊,我得去面见父亲,叫他们后撤。”“少爷,将军叫我把你留在营地,你却要跑到战场,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和将军交代啊。”刘金满脸苦色对刘毅说道。

魏忠贤个子不高,大约也就后世的一米六出头,头上戴着镶了金丝边的黑色翼善冠,身着黑色曳撒,胸前用金丝线绣着四爪蟒纹,魏忠贤人称九千岁,平时出行的仪仗和用度跟皇上比也差不了多少,每次出来都是净水泼街,黄土铺路,百官百姓皆伏于地,口称九千九百九十岁爷爷,所以他的黑曳撒竟然敢秩比王爷,绣蟒纹。

刘金听罢,咬牙上前一步抱拳道:“刘某愿和少爷一起去!刘某当年背负命案,被将军所救,将军待我恩重如山,某身为将军亲兵队长,未能尽到护卫之责,早就该自刎谢罪了,我愿寻回将军头颅,为将军建碑立塚,再墓前一死以报答将军恩德。”

过了一会儿刘金转头说道:“少爷,问出来了,这次皇太极和代善在太子河南岸,阿布达里冈往北二十里的地方射了一个临时行营,里面囤积了一部分辎重,只有十几个披甲人驻扎,他们刚刚打完仗,报捷的兵马肯定要去行营换马,以某对建虏的了解,非战时面见大汗要前要整装换甲,而且如果果真以这个建虏所说,努尔哈赤前几日消灭了我几路大军,那么最早今夜,他就会班师凯旋回赫图阿拉,皇太极在四大贝勒中排行最后,这场胜仗他肯定想表现一番,这帮报信兵今晚一定会夜宿太子河,明早趁努尔哈赤升帐时去赫图阿拉报捷,当着努尔哈赤和众贝勒贝子的面露脸。太子河离我们这里不到百里,咱们现在出发,不走官道,从林中小路一路往北,快马加鞭能赶在明日寅时到达行营。”